行走的信仰(辞职去旅行---东极岛)(游客游记)

  阅读次数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16

 和往常的周末一样,下班回来打开电视机坐等着《中国好声音》的开场,每当导师转身亮起“I want you”的时候,我总会为他们离梦想更进一步而感到兴奋,就像每个人在最后总是要说上几句“我热爱音乐,我的梦想就是玩音乐,我要一直唱下去……”的确,我羡慕那些有着梦想的人,他们不甘平凡,用歌声创造自己的奇迹,而我呢?一个平平庸庸的上班族,每天在高墙紧闭的写字楼中,面对着方形的工作间,面对着方形的电脑,面对着每天几乎一样的工作和周围那片PM2.5指数高居不下的浑浊空气,生活显得如此的单调和乏味。每次想到这里我总是禁不住黯然神伤,什么时候能够脱离屌丝的生活状态,也许需要的是时间,也许需要的是精神,也许更需要的是踏出第一步的勇气。

就在此时,似乎耳畔有一个声音在说:“要为自己而活!辞掉工作去旅行吧!在路上,不断行走,不断发现,直到遇见那个未知的你。”

    的确,朝九晚五的都市生活早已渐渐纳入我的轨迹,也许是一种无奈,一种不得不履行的程序规则,没有生气,没有思想,没有激情。回想起数日前目送一位同窗好友手持单反背起行囊踏上旅程,那时的我更多的是一种羡慕,一种让人难以掩饰的嫉妒。也许我真该放下手上的工作,不论前方的道路是宽是窄,是遥途陌路还是惊魂险滩,都要亲身去面对。

 有人说,旅行就是从自己待腻了的地方到别人待腻了的地方去,于我而言,长时间在外漂泊,没有具体的行程安排和目的地,没有小资情调,没有如大众一样去景点参观旅游,我只是一个劲的往前走,不停地走。在路上,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需要处理,只是与当地人简单的相处,也无需担心居无定所,一路上也有很多好心的帮助。旅行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借口,跑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与陌生人交流,没有竞争,没有潜规则,人与人和谐相处。就在此时,可以忘记所有的烦恼,没有了以往脑海中徘徊的痛苦,只是简单地相互了解彼此居住的地方、彼此的想法,不必用一些逢场作戏的话语去迎合他们,想说什么说什么,简单的生活,连笑容都是那么真诚。这就是我辞掉工作,离开城市,行走的原因!

    为什么第一站去了东极岛

    不知道。起初并没有把它作为我的第一个目的地,按理来说,这样的旅行大多数第一站会是拉萨新疆云南香格里拉?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找到心的方向去朝圣一样,但是我想去海边,一个人迹罕至的海岛!

    在和一个朋友闲聊的时候,说到如今的热门旅行目的地就像节假日的天安门,哪里都是人山人海,好似从一个大都市到了另一个大都市一样。如果想静下心去行走,远离哪些浮华的标签,那就去人少的地方,但也不能是无人区,起码的饮食起居还是要有所保障的。

    东福山岛,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。它的地理位置很偏僻,属于舟山群岛中最东边的海岛,向东12海里就是公海。这里交通十分不便,首先要从舟山市的普陀区坐4个小时的船到东极镇,也就是东极岛的主岛,每天只有一班船,只能容纳160人,到了东极镇还要坐2个小时的船到东福山岛,详细攻略请搜索其他网站,这里不再描述。总之,东福山岛很偏僻,也很安静。那里没有酒吧街,没有夜市,没有拉客的黑导游和小商贩,适合一个人静静的去,静静的听听海的声音。

其实东福山岛在舟山群岛中并不算是最为美丽的风景区,仅是一个远离尘世喧嚣的小渔村。没有靓丽的景点,没有上规模的商业区,甚至没有一家像样的宾馆,但这里满目风景,随处走走,便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原始的石条铺成小路,以两山谷底为中轴线,随着山坡依势布局建造整个村子。村子里静悄悄的,除了海风和海浪,很少能听见别的声响。孤独的老人依偎在石头墙边,晒着太阳,做着自家的针线活。有年迈的老渔民,在码头的石阶上缓缓踱步,时不时弯下佝偻着身子去挖岩壁上的牡蛎,满脸的皱纹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得苍老许多,海上岁月的风浪刻在脸上,留下古铜色的痕迹。午后的阳光洒在浸染岁月的花岗岩屋脊上,温暖的影子留在墙壁上,好似涂了一层浓重的蜡黄釉彩。

不少人厌倦了这种终年周而复始的生活,巨大的寂寞感迫使他们逃离这里。在这里留守的都是耐得住寂寞的,抑或是不得不忍受寂寞的人。小村从百年的前的宁静孤岛逐渐变成了热闹的渔家乐园,如今,又从热闹复归百年之前的宁静。东福山的盛衰升沉,从某种角度印证了人们的归宿心理,宁静久了,盼望热闹,热闹久了,喜欢宁静。

    通往岛峰的路蜿蜒曲折,长长的山路上很难看到行人,只有海风习习,丝丝寒意入怀。路旁有硕大的仙人掌,长在绝壁的缝隙中,以自己顽强的生命力与自然搏击,却也长得枝繁叶茂。沿途有“白云洞”,常有白烟从洞中冒出。传说有一白蛇,在普陀山与观音斗法,被放逐到东福山云雾洞,洞边岩石嶙峋,四季暴晒,菩萨怜惜其苦境,摘朵莲花变为云雾罩在山顶,亦使小岛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岛上居民自筹资金,在“白云洞”附近建起了“白云庵”,把白蛇塑成漂亮慈祥的白云娘娘,给寂寞的海岛信众以心灵的寄托与安抚。其实,那雾便是海面潮气遇到海拔320米东福山后,气流升腾凝结成的云团,而神话毕竟只是一种传说。

 山脚下的海面晶莹剔透,碧波荡漾,在阳光照耀下金光闪烁,渔舟点点,犹如仙境一般。东望著名的四姐妹礁和两兄弟礁,它们像前沿哨兵,千百年来默默地忍受着寂寞,忠诚地守护着这片海洋的安宁,就像东福山的守护神。东福山沉寂依旧,潮起潮落,任凭岁月年复一年无情流逝。的确,如果你没有朝圣的虔诚,就不要来东福山;如果你没有风浪越大越精神的勇气,就不要来东福山;如果你没有大海般宽阔的胸襟,就不要来东福山;如果你没有抵抗孤独寂寞的毅力,就不要来东福山。东福山不喜欢浮夸,更不相信眼泪。

 当今,在经济全球化的浪潮中,有人心态浮躁,急功近利,妄想一夜暴富,一举成名。在不少富人把“人间第一清净地”的佛教圣地普陀山弄得乌烟瘴气,崇拜得五体投地的时候,遥遥相望的东福山确实冷冷清清,鲜有游人观光。好在东福山耐得住寂寞,经得起考验,顶得住诱惑。东福山空旷的视野,清澈的海水, 原始的生态,朴拙的渔村,能让你忘记所有的烦恼,给你心灵的慰藉,乃至净化。

    寂寞,可以磨砺意志,可以催人思考。探视东福山,就像探视独处寂寞中的朋友一样,更令人难忘。

返回上页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
舟山市普陀区东极镇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

© CopyRight 2004-2016 dongji.putuo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技术支持:信心网络